东方网:上网课的老师比学生压力还大?心理专家为“速成主播”的焦虑支招

发布者:资讯中心发布时间:2020-02-13浏览次数:10

来源:东方网2020年2月13日

标题:上网课的老师比学生压力还大?心理专家为“速成主播”的焦虑支招

记者:傅文婧


东方网记者傅文婧2月13日报道:教师与主播,看似毫不相关的两个职业,如今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合二为一。为了让同学们“停课不停学”,部分教师开始进行线上教学。上网课对不少教师来说是个意外挑战,无论小学、中学还是大学,教师们在家为学生准备在线课程,“短时间速成”、“在线主播”也让一些教师倍感压力、焦虑骤升。

上网课的老师比学生压力还大?心理专家为“速成主播”的焦虑支招


日前,永利集团304am永利集团学院心理系副教授刘世宏,与武牡丹、石湖清两位年轻老师来了场“头脑风暴”,为这些正在摸索中的老师们,提出一些实用建议。在线教学模式下,教师感到压力、焦虑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首先,教师对在线教学压力反应的主要原因是对教学模式改变的担忧所带来的。其次,疫情带来的心理应激、不确定性和负强化导致的负面感受也放大了这些压力。

我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主播吗?

网络教学模式下,教师角色需要进行改变。但这种角色转换面临3个挑战:经验缺乏、仓促上阵、预期之外的备课时间大大缩短。


上网课的老师比学生压力还大?心理专家为“速成主播”的焦虑支招


对于习惯了线下教学的大多数老师来说,在线授课可能是第一次,缺乏对这种教学模式的教学经验;同时,短时间必须掌握陌生的网络直播技术。在数天内完成从教师到“主播”,从线下到网络的双重转变,这很可能会伴随应激性的压力反应与心理不适应,从而降低教学自我效能感和胜任力,影响在线授课的教学质量。

我的直播设备给力吗?

设备是决定在线直播课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传统的线下课程,对教师来说,多以PPT为主进行授课,有的课程可能只需一支粉笔,一块黑板;而线上直播对于设备的要求就是刚需。很多用于直播授课的网络平台在这次疫情中临危受命,作为办公App的钉钉下载量一举超过微信。面对突然增大的用户需求,网络平台还没来得及做好服务器扩容等技术优化,在使用过程中会突然出现延迟、掉线等问题,影响了授课内容的流畅性。

上网课的老师比学生压力还大?心理专家为“速成主播”的焦虑支招



我能管理好课堂秩序吗?

对学生来说网络教学是一个新鲜的尝试。面对新奇的环境,部分调皮的学生会恶作剧般的尝试直播App的各种功能,不时送上“鲜花”“掌声”等“礼物”,发一些捣乱的评论弹幕,甚至污言秽语,挑战课堂秩序。屏幕隔绝了教师与学生,也降低了教师对课堂的控制能力,面对这种情况,有些老师会把评论功能关闭,但如此一来便又无法及时了解学生的反馈,课堂变成了教师的独角戏,严重挫伤了同学们的参与感和积极性。如何维护网络课堂秩序也是令教师头疼的难题。


上网课的老师比学生压力还大?心理专家为“速成主播”的焦虑支招



网络教学的教师端也可能会出现突发状况影响教学。现在是疫情期间,全家人都宅在家里。网络直播课程中,老师们的家人可能一不小心入镜。热心来送水果的父母、调皮捣蛋的熊孩子,都可能闯入直播课堂,吸引和分散学生的注意力。即使家人配合工作,社区毕竟不是学校,教师也难以掌控周围环境出现突发状况。

我能将工作和生活分开吗?

已开了在线课程的老师们在网络上吐槽,自从直播授课之后,不光要做老师还要做24小时云客服。各个群里信息爆炸,除了解决学习问题还要解决技术操作的问题。布置作业也只能采用文件或视频的格式,需要一个一个下载打开,与灵活的线下课堂相比,操作繁琐,工作量加大,面对屏幕的时间延长,身体疲惫。


上网课的老师比学生压力还大?心理专家为“速成主播”的焦虑支招



关注疫情,这或许是大多数人现时的状态。对个体而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一种应激和压力事件。心理应激反应是人的身体对各种紧张刺激产生的适应性反应。应激反应,主要表现在生理上、情绪上、认知上和行为上。

生理方面的主要表现为肠胃道症状睡眠问题、头痛、疲乏等。情绪方面常出现焦虑、紧张、愤怒、疑病,担心自己被感染等。认知方面常出现沉浸于冗杂的信息和报道,难以从疫情信息中转移等。行为方面的表现为反复洗手、控制不住刷手机,想了解疫情的进展。大家需要对生活有掌控感,生活中的不确定性和个体对不确定的耐受性都有可能引发焦虑情绪。此外,疫情持续,排山倒海的网上负面信息对人而言是一种信息过度负载的环境,过多的负性刺激这些都是一种负强化,导致大家的负性情绪增加。当大家处于对疫情的心理应激、不确定性和负强化的状态下,已经产生负面感受,这些负面感受放大了教师转换角色的难度,高估了学习新技能的困难,认为自己难以做到,为此焦虑不安,甚至产生抵触情绪。

如何应对“在线授课”引发的焦虑?

首先是自我评估。通过自我观察,评估自己现阶段是否出现焦虑,主要涉及以下方面:1、现阶段饮食是否正常?睡眠时间是否不足,睡眠质量是否下降?2、自己刷手机的时间、洗手次数等是否影响生活?3、是否担心、忧虑过度?4、是否对孩子不耐烦?5、是否容易冲家人发火?6、是否坐立不安?7、是否静不下心来备课?评估后,若发现自己在生理、情绪、认知和行为方面有些反应过度,首先,要接纳目前的情绪状态,在自我接纳的基础上开始自我调适,情绪调试的方法很多,可以先考虑自己惯用的情绪调节方法,可能是深呼吸,可能是做一次冥想,可能是一次正念练习,可能是先转移注意力完成一些简单轻松的任务。当然,也可求助专业的心理援助热线,获得情绪调试的具体方法。


上网课的老师比学生压力还大?心理专家为“速成主播”的焦虑支招



面对焦虑,大家怎样做?

第一、要接纳焦虑情绪。当大家的角色发生转换的时候,产生焦虑情绪是正常的。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适度的焦虑情绪是有积极意义的。忙于学习直播相关的新技能,会使大家从对疫情信息的关注中抽离出来,帮大家回归正常的环境,有助于缓解心理应激带来的负性情绪,减少负强化,增加确定性。其次,准备在线授课过程中,与学校、同事和学生的联系增加,加固了大家的社会支撑系统。最后,当老师们能熟练掌握使用设备,对在线授课中的情况能很好应对时,这些焦虑情绪也就自然消失了。

第二、直播课程中不过分苛求完美。网络直播授课平台本身还有很多不足,老师们在使用过程中诸多不便,难免焦虑烦躁。作为一次对新型永利集团方式的探索,所有的主播老师们都是开拓者,由此引发的种种问题也需要老师们调整心态,积极应对。对于各种问题,老师们也不必苛责,尽力就好,不必凡事追求完美。

第三、不必成为“好主播”。短时间学习网络直播技术成为“好主播”是对教师新角色定位过高。教师主播的主体是教师,网络课程只是手段和载体,教学才是重中之重,而这也是教师们一直以来所擅长的。教师们将自己的关注点从“主播”向教师偏移,以自己扎实的教学能力为本,立足过去成功经验,发展新经验,将会发现成为优秀的教师主播并没有想象的困难。还可能,在试水之后,发现自己也胜任“主播”角色。

第四、主动寻求社会支撑。社会支撑能对应激状态下的个体提供保护作用。在线授课时遇到困难可以找有网课经验的老师请教,也可以请亲友帮忙支招。主动寻求社会支撑网络提供情感、物质上的支撑和帮助,可以使困难易于忍受,也有助于保持自尊。

第五、进行自我鼓励。面临工作压力时,及时进行自我鼓励,对已习得的技能、已有的进步进行自我肯定,以喜欢的娱乐方式适当奖励自己,下一次继续迎难而上。相信疫情会过去,生活最终会恢复到正常状态。


链接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92863003311079948/?tt_from=weixin&utm_campaign=client_share&wxshare_count=1&timestamp=1581589061&app=news_article&utm_source=weixin&utm_medium=toutiao_android&req_id=202002131817410100140470742F16213E&group_id=679286300331107994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